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54章 恐怖的晋升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大道惊仙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0555章恐怖的晋升珏帝因为弟子死于‘天河魔域’而震怒,才去捶了‘战神殿君’一顿。

  这事引发了‘帝皇天宫’的大震动。

  同为八大殿君,尤其珏帝刚刚挑战了前‘法监殿君’胜出,很多人甚至怀疑珏帝有可能在这一战中负了伤,只是谁也看不出来,毕竟要战胜老牌殿君是要付出代价的。

  可谁曾想才隔一日,珏帝又把‘战武殿君’在五击之内能捶成了死狗。

  这‘天澜珏帝’无敌了啊?

  别说‘道灵天帝’吓坏了,好多高层巨头都吓坏了啊。

  惊动‘总枢院’是肯定的。

  天宫枢相‘玄法域王’不得不出面把搞事的珏帝召进总枢院问责。

  毕竟殿君之间这种大打出手的事件万古不曾有过。

  然后就曝出了‘天河魔域’内幕,结果由于‘战武殿’诸君的失职,造成了战武殿麾下一个‘司’的力量几近灭绝,上至‘半步上帝’,下至‘乾坤威相’的修士,死了数万人之多,在这个被灭经的过程中,战武殿正副君巨头们没一个出手阻拦‘九幽魔帝’的。

  而诸帝麾下在‘战武殿’中的好多弟子都尽丧于此役之中。

  对‘战武殿’有怨气的又何止是珏帝一个?

  只是没有谁会象珏帝这样直接过去就捶了‘战武殿君’吧,一是不能这么做,二是做为战武殿的‘殿君’可是八殿君中排名前三的大强者,距闻此君离八阶域王已经不远,此番被珏帝一顿狠捶,都有可能伤及本源,再想恢复过来没有万年怕都做不到,甚至修复不了本源之创,就有可能永远失去晋阶‘域王’的资格。

  总枢院正副相五位,八大殿君都来了,连十二分宫的十二位分宫枢相都来了。

  新进的‘天官殿君’道灵天帝也在,但他心中隐隐感觉有些不妥。

  有一根潜在的剌还没有发动,那就是‘冰天雪帝’。

  谁知这位会不会提出对‘天官殿君’的挑战?

  再看那位被捶惨的‘战武殿君’,一脸糜萎苍白,眼神黯淡,分明是本源受创的表征啊,看到他这个模样,众皆心知他想晋阶‘域王’的念头要掐灭了,同时也能看出他目中深藏的怨毒神色,可能已经把珏帝恨到了骨髓之中。

  “……天河魔域被‘九幽魔帝’肆意杀戮的时候,‘战武殿’的诸君在哪?都去吃屎了吗?致使一司精英丧尽、数万修士化灰,战武殿君,你就不怕这数万修士将你诅咒致死吗?现在看来你就是遭受了数万冤魂的诅咒,所以落个死狗一样的下场,你还想晋阶域王吗?做梦去吧,本帝没捶死你已经给你留脸了,死狗东西……”

  一向低调的珏帝今儿是发威了,骂的无比难听,分明出手很重,将战武殿君的本源击伤,叫他失去了进升八阶的希望,正如珏帝说的,数万怨魂的诅咒很恐怖的。

  那战武殿君面色骇人,怨毒的盯着珏帝,“珏帝,你也不要得意,我族叔不会放过你的,我已传了神讯给他,他会替我报仇,你等八阶域王的报复吧,我晋升不了域王,难道你能吗?你很快就会比我更惨,哼……”

  “你那个族叔也不过是个废物,十万年前就修成了域王,现在还是域王中期,我要是他早没脸活一头撞死了,他不替你这个吃屎的狗东西出头还好些,他要是替你出头,他的比你还要惨,本帝冥法天道大成,域王中期的废物能奈我何?象你这种本源受创,已经跌落一个境界的吃屎货也不用当殿君了,回家吃屎去吧……”

  原来,绝秀神姿的珏帝发起飙来是如此的恐怖。

  轰隆!

  苍穹深处传来一声异响,一个浩瀚的声音传递下来。

  “是吗?老夫这个域王中期境,倒想看看你这个天澜践逼如何叫我更惨?”

  八阶域王大强者在这时终于出面了。

  事件好象有点失控。

  总枢院‘枢相’玄法域王猛的开声,“梁江域王,你要无视天宫法规吗?你虽为太上长老,但你无权对现任的天宫高层出手,你应该知道你在做什么?”

  “玄法域王,这践妇打残我族中嗣侄时你们怎么不管?天宫法规怎么不治她的罪?现在老夫出手你却出来阻挠?”

  “此事正在总枢院开会定议,珏帝出手是不对,枢院自有判定,但你梁江域王若在此时出手就是令天宫总枢院为难了,天宫规法,私人恩怨也不是不能解决,你们签立生死状进入‘生死界’打出脑子都与总枢院无关,但没有签定此状之前,谁再出手,就别怪本枢相动用‘诸天道器’镇压了他。”

  天宫枢相的威严不容冒犯,哪怕他只是‘域王初期境’,但他掌握着催动诸天道器的法限,就是九阶的太上大长老都奈何他不得。

  “很好很好,老夫就等着你们对这践妇的判罚,然后再与她签立生死状解决私怨,践妇,老夫会替我侄儿将你蹂躏至死,你不是有贞丹吗?非常好,老夫会好好的享受的。”

  梁江域王的声浪滚滚而下,只听这番狠话便知他对珏帝恨之入骨了,本来氏族中就没有第二尊‘天极上帝’,现在居然被人打残了本源,这种仇恨是可想而知的。

  珏帝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老狗,就凭你这番话,你已经死定了,天上地下再没人能救你的狗命,我天澜珏帝若不取你狗命,我自绝以谢天下!”

  这位更狠,居然把自己都逼入死角。

  不斩老狗梁江域王就自尽。

  “践妇……”

  “闭了你的狗嘴吧,怎么死你都不知道,居然真敢蹦出来替这个吃屎的货讨什么公道?你不光是眼瞎,连心都瞎了,难怪你十万年了还在中期境逛荡,废狗就是废狗,多吃了十万年的屎又有什么用呢?”

  “践妇,你……”

  梁江域王还要骂回去。

  却在这时传来另一个浩瀚的声音。

  “都闭了嘴,本座‘圣罡域王’,就这个事件,本座有个小小建议,化解你们之间的仇怨……”

  这圣罡域王乃是域王后期境,无限接近巅峰境的一尊大域王,据说与梁江域王私交甚笃,他此时发言自然是会偏帮一些梁江域王吧。

  珏帝心知肚明,直接打断对方的说话,“圣罡域王,你也不必当这个和事佬,梁江老狗出言辱我,我必斩之,天上地下再无他容身之处,我珏帝若不斩他洗刷污名之辱,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他必死,不需要任何人来做和事佬,有我无他,有他无我。”

  此言绝然,震地惊天。

  此时,所有人都看出了珏帝的坚卓之心。

  连梁江域王都生出一丝慌张心绪,这践妇如此笃定,难道真的身怀恐怖秘器?

  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珏帝有可能获得了‘太古级道器’。

  若此女真怀太古级道器,域王后期境也奈何她不得,除非域王巅峰境出手。

  圣罡域王却道:“珏帝你此言差矣,梁江只是骂你几句,你就要杀他?他若不与你签生死状进生死界解决这点私怨,你又能将他如何呢?说话不过脑子吗?”

  诸人一想也是,若梁江认怂,不签生死状,那珏帝真没办法。

  “哼,他不签也无所谓,我天澜珏帝便是脱离帝皇天宫也要与他了结此怨,他不死我念头不通达,就是如此,辱我珏帝者,必死!”

  这话霸气的震撼天地。

  所有人都震惊了。

  居然为了杀死梁江域王,天澜珏帝不惜脱离‘帝皇天宫’。

  圣罡域王也是大震,又道:“那你更错了,你脱离了帝皇天宫再来杀帝皇天宫的人,你当我们帝皇天宫是泥捏的不成?简直是笑话……”

  “我不与你废话,圣罡域王,你与梁江私交之谊天宫皆知,跑出来和什么稀泥?是不是要建议我把贞丹赔给那个吃屎的战武殿君?你真是想多了,我打断你不叫你提此议是为了你好,你若亲口提出此议,你就和梁江老狗一样的下场,我必斩之!”

  疯了,疯了,此女已疯。

  就斩圣罡域王哈哈一笑,“正要提此议,珏帝,你别不识抬举,你是不是以为你秘藏一件太古级道器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哈哈,你真是井底小蛙,不知道天有多大,此议是救你,你应该感谢我圣罡域王……”

  “又一条失了心的疯狗,圣罡老狗,你和梁江老狗一样,都等着死吧。”

  “嘿嘿,老夫会和梁江道友一前一后送你个爽快的,不知死活的践逼,你乖乖翘起腚来讨好诸王不香吗?还想跳出来称王称霸,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圣罡这句话真的把珏帝给激怒了。

  蓦地,珏帝指手指天,狂叱一声,“域王天劫,降临吧!”

  轰隆隆!

  下一刻,无上威势从珏帝身上爆开。

  本来万里无云晴空,顷刻间笼罩了厚厚的无量劫云。

  汹涌澎湃的域王劫威猛烈的狂织酝酿起来。

  珏帝释放出了自己的本尊法相,瞬间化形万丈高大,直冲霄汉九天之上。

  “开!”

  她双手左右一撕,覆盖万里的劫云居然生生被她撕成两半。

  喀嚓。

  裂开的云中一道紫色狂雷狠狠轰在了珏帝法相的脑顶。

  这道粗的有如天柱的紫雷能吓死诸帝。

  本来以为这一下……

  可珏帝的法相巍然不动,任狂电紫雷贯入,她仰头娇叱又一声,“非常好,这点威量怎么叫域王天劫啊,来的再凶猛点好吗?”

  所有看见这一幕的人都吓的要飙尿呢。

  这点威量?

  就刚才那道域王紫雷,岂是一般‘天极上帝’能够承受的住的?直接就能轰碎他们的本尊法相好不好?

  紧接着一道道狂雷冲刷下来,雷龙雷暴雷祖雷帝雷王雷皇,一波猛似一波。

  但是珏帝根本不惧,万丈法相在以肉眼可见的奇速暴涨着,她似乎在吞噬雷威壮大自身呢,十万丈、三十万丈、五十万丈、八十万丈……百万丈……

  珏帝的这道本尊法相已经大不可量、已经遮天蔽宇。

  她站在亿万里劫云之中,双手左右抓摄,将劫云撕的片片粉碎,然后吞噬、吞噬。

  虚空深处无尽黑洞绽现,每个黑洞中就都在漏透雷威雷暴,齐齐轰在珏帝法相之上,可惜的是她巍然不动,眼看着所有劫云就要被她吞噬贻尽。

  苍穹深处传来冰冷的法则怒吼。

  “天道域王本尊圣无大法相,灭杀逆天者,死!”

  轰!

  一尊奇伟的形体从苍穹深处降临下来。

  这形体挟带着震压诸天、崩灭万界的恐怖威能,狠狠一爪抓向珏帝的法相螓首。

  珏帝却不为所动,似乎在这一刻,天地时空、万物一切都凝固了。

  只有‘天道域王本尊圣无大法相’的大手在动。

  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这天威巨劫中的最杀一招了。

  它也是要杀灭珏帝的最后一招,如果珏帝能扛住这一杀招,她就是无敌无量威慑诸天万界的八阶‘神谛域王’。

  “这践妇好可怕,不过,她死定了。”

  看到这一幕的梁江域王心惊胆颤的道。

  “不错,她不可能再活,不然,你我都要……她绝无可能活的,这‘天道域王本尊圣无大法相’亿古不曾出世,一但出世必然要灭杀逆天者,一定会灭杀的。”

  圣罡域王也吼着,他也吓坏了,不想这珏帝如此强大,自己有点低估了她啊。

  真要叫她晋升域王成功,自己哪怕也新获了一件太古级道器,怕都不是此女之敌啊。

  还好,幸亏苍天有眼,要收这个践妇。

  “可惜了啊……”

  玄法域王不由叹惜,他一直很看好珏帝的,不曾想此女刚烈至此,要晋阶域王搏杀梁江圣罡二域王,结果引来如此可怖的浩瀚天劫,这‘天道域王本尊圣无大法相’谁又能扛得住啊?简直是……哎。

  战武殿君也不由狂喜,“死死死,践妇,你不得好死。”

  无数天宫巨头、弟子都看到了这一幕,他们统统惊呆了,可惜有之、惊惧有之……

  陆离自然也看见了这一幕,所以他……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只剩下眼能动了,其它一切凝固,似乎时空都凝固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错觉。

  是‘天道域王本尊圣无大法相’的威慑威量给所有人造成的一刹错觉。

  然而,珏帝法相的螓首眉心,蓦地释放出一道浩瀚的遮住所有的光幕,这光幕直接就将‘天道域王本尊圣无大法相’给包裹住,在肉眼可见的剧烈凝缩中,唰唰缩小。

  然后,光芒大幕旋转吞噬,生生将‘天道域王本尊圣无大法相’给吞进了珏帝法相的眉心中去……这、这是什么鬼啊?

  懵了,所有人都懵了。

  梁江域王懵了。

  圣罡域王懵了。

  玄法域王懵了。

  战武殿君直接死了过去。

  当然没人知道陆离的‘混沌石’出现在了珏王眉心,是‘混沌石’吞噬了这尊无比恐怖的‘天道域王本尊圣无大法相’,并将它封印。

  亿万里劫云一扫而空,苍穹的无尽黑洞纷纷凝缩不见。

  百万丈高大的珏帝法相澎湃着无量的威能,她的境界开始凶猛攀升,域王初期境直接就涉及、中期境、后期境……喀嚓一声,最终破进了域王巅峰境。

  然后无量威势的法相开始淡化、淡化、终于消无。

  下一刻,珏帝的本尊出现在了总枢院的大殿上,她淡淡瞥了一眼虚空深处,“梁江圣罡你们听着,本王的冥法天道已经锁死了你们本命神魂,去申请生死状吧,你们还有最后的机会在‘生死界’与本王一战,妄图躲避耍赖不签生死状也可,本王会立即脱离帝皇天宫,然后直接将你们杀死。”

  虚空中再不闻梁江圣罡的声音,他们已经活活的吓破了苦胆。

  在他们悠长的生命中,他们就没见过甚至听也没听过一下晋阶就狂升至巅峰境的无敌域王,这根本不是修士,是什么就说不上来了。

  珏帝彻底无敌了,太无敌了。

  此时此刻,九阶的‘诸天道祖’也不能将珏帝杀死,绝对不能,她就这么强大了。

  虽然没有了梁江域王圣罡域王的回应,但却传来了另一个苍老的声音。

  “本座是‘菩天域王’,天澜,就不要说什么脱不脱宗的话了,让外人笑话嘛,梁江和圣罡会在本座监督下签了生死状进‘生死界’和你解决私怨的,这只是个小事。”

  好吧,和天澜珏帝比起来他们加一起都不够看,再多十倍也不够看,帝皇天宫自然会有明智的选择,岂能因为两个小域王而失去珏帝这样恐怖的大域王?开什么玩笑。

  这‘菩天域王’是诸天世界都极具名望的大域王,是十万年前的域王巅峰境,只怕已经无限接近了半步诸天道祖吧?

  有他‘监督’那两个找死的家伙签状,根本不担心有任何的意外。

  何况梁江和圣罡他们上面再没有根基,也没谁会护着他们了,所以他们基本死定了。

  “如此多谢‘菩天’道兄。”

  “无妨,小事。”

  菩天域王声音寂去。

  如果不是珏帝渡过最后的杀劫大招,更直接晋升域王的巅峰境,基本不会引出此尊。

  开什么玩笑,域王巅峰境的太上大长老,那是一个宗门真正的巨头大佬,因为到了九阶‘诸天道祖’基本就没有几尊了,只怕帝皇天宫都数不出五尊‘诸天道祖’吧?

  九阶的‘诸天道祖’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神迹,亿万年都不会出来露一脸呢。

  只有到了宗门生死存亡的大危机时刻,他们或许会出来,甚至都不会出来,因为他们早已进入深邃不知几许的‘诸天秘界’中了,即使能回来的也未必是他们本尊,最大可能的只是他们的意念化身吧。

  传说中,只要进入‘诸天秘界’的九阶大能,没有一尊再想回来的,最多就是意念降临颁颁法谕什么的,他们基本不会再返回‘诸天世界’了。

  所以,域王巅峰境,基本就算一大宗门宗廷中至高无上的真正巨头了,在他们之上也只剩下了‘半步诸天道祖’这一境界的无敌存在,这样的存在也是不太多的。

  珏帝能一步跨到域王巅峰境去,基本成为了帝皇天宫的真正巨头之一。

  其实,珏帝能突破的如此恐怖,是在晋升中换了混沌天元神质的结果,不然就算她积蓄够浑厚也就是进入中期境吧,只是混沌天元神质太恐怖了,直接将她顶入巅峰,而且几乎填满巅峰境进入半步诸天道祖,甚至她接近半步诸天道祖的程度更胜于菩天域王。

  只不过菩天域王看不出珏帝的深浅,只是隐隐感觉此女的修为怕不在自己之下,也许是她拥有太古级道器的加成才会这么强大吧?

  具体情形如何,不是亲眼所见,谁也无法判定的。

  总之,珏帝已经是真正巨头这一点再无疑问了,因为菩天域王的出现,解决了梁江和圣罡的事,那么,总枢院的枢相‘玄法域王’就有了参照。

  只听玄法域当即宣布,“战武殿诸君,从殿君至副君,五位天极上帝居然坐视天河魔域战场的灭绝一司之恶果,却未有一君出手阻止,不论出于何因,这个罪责必须由一正四副五位殿君来承担,至于重责轻责如何划分,待进一步查明厘清再定,刑狱殿立即介入此事的调查,缉命五君以及相关司主、监正等涉事人员详实严查;关于珏帝因此事发作战武殿君,致其受伤,民是情有可原的,毕竟此事造成了我帝皇天宫百万年来最惨重的一场血腥损失,说实话,初闻此事,本枢相都想把战武殿的诸君一一鞭碎,不过,珏帝总是违背了天宫规法,就处以罚没一年丹俸吧,有谁不服气吗?”

  什么?

  只罚没一年丹俸?

  还有脸问有谁不服气?

  枢相大人,你这水是不是放的有点太恐怖了啊?

  “服气,本帝非常之服气,珏帝,哦不是,珏王实乃我天宫楷模,我道灵天帝若不是今日挑战了天官殿君,就一定追随珏王去揍死那个吃屎的战武殿君,什么东西,呸!”

  “对对,太服气了,枢相大人英明神武呐。”

  跟着表态的是‘次元龙帝’。

  ‘寂灭雷帝’也道:“珏王大人出手,大快人心,枢相大人的惩罚有点重啊,哎。”

  什么?

  有点重?还重?

  一年丹俸对珏王这样的存在来说算什么东西?

  这就和没罚一样好不好?重尼二姥姥啊。

  不得不说,道灵天帝的转舵真是太快了,本来冰天雪帝正迈来殿来,要申请挑战他。

  珏帝这时看了她一眼,淡淡道:“玄法枢相,战武殿不能一日无君,本王推荐冰天雪帝,枢院若是批准,可收回她挑战八殿君的一次特权。”

  道灵天帝刚表态,珏王这边就给冰天雪帝推荐,分明是拦着雪帝的挑战他,也算是认可了道灵天帝的‘表态’吧,大家都是极聪明的性子,谁心里还不清楚?

  果然,冰天雪帝对道灵天帝一笑,“我珏姐姐推荐本帝,道灵你也是八殿君之一,是否支持呀?”

  道灵立即道:“珏王大人英明推荐,本帝焉能不附?绝对支持。”

  刑狱殿君这时也开口,“本帝也支持珏王大人。”

  她也等于公开表态站了珏王的阵营。

  本来‘春秋圣王’还在功说她,现在也不用劝了,她自然有了明确的取舍。

  珏帝都变成了巅峰境的珏王了,还劝什么?我眼又不瞎。

  其它殿君、十二分宫枢相,纷纷表态支持。

  最后玄法域王当即拍板,“好,总枢院即刻颁发诏令,任命冰天雪帝为‘战武殿’殿君,并收回冰天雪帝挑战诸殿君之一次特权,至于珏王大人,已晋阶域王巅峰境,自动成为我帝皇天宫的太上大长老,本枢相现在特向珏王发出‘监理’总枢院特职的请求,望珏王大人首肯……”

  监理总枢院,这是太上皇啊。

  这‘玄法域王’是在抱大腿啊,表明心迹的要投靠珏王好不好?

  这也难怪他啊,他上面的靠山师尊也就是域王后期境,以后都要看珏王的脸色呢,不利用权职谋点抱大腿的实惠,他岂是最蠢之人?

  “这个,不合适吧?毕竟‘总枢院特监’一职数十万年不再设了……”

  珏帝还得推让。

  玄法域王道:“珏王大人,此一时彼一时啊,天河魔域已拉开人族与诸魔妖兽的大战了,浩瀚杀劫就在眼前,这是特殊时期啊,望珏王大人坐镇天宫总枢,我等才有信心应对一切,本议已酝酿了一段时间,本枢相也不知该请谁,偏巧珏王大人你就晋升了嘛,不请你请谁去啊?其它巨佬都神龙见尾不见首的……”

  “敦请珏王大人……”

  “敦请珏王……”

  以玄法域王为首,一堆巨头都给珏王单膝点地的跪求了。

  至此,也就不需要再推让了。

  珏帝颌首,“如此,本王就勉为其难,愿为诸帝共勉之!”

  “我等之幸也!”

  “我等之幸。”

  “……”

  唯有一个‘狱帝’面色死灰。

  他知道自己要遭了,那冰天雪帝分明就是珏王的结盟妹妹,不然以她的修为实状没可能在极短时间精进若此,她必然是沾了珏王的光。

  如今有珏王撑她,她还不来找自己算帐啊?

  完了,完了……

第554章 恐怖的晋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