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87章 聪明人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确认了结盟以及协作目标以后,樱与坚爷对伤员进行了细致的检查。得益于充足的物资以及巫女们丰富的伤口处理经验,绝大多数伤员尽管仍处于受伤状态但勉强算是可以行动。但她们经不起太严重的颠簸,所以路途的规划是难点之一,遇到追兵的话也难以高速逃离。

  再结合到伤者中足有11名鬼族存在——她们特殊的生理机制以及身上的符文使得这些战士在重伤状态下都撑着护卫巫女一行来到了这座小村,但在确保安全之后就陷入了保护性的沉睡之中,如同熊或是冷血动物的冬眠,降低身体的消耗从而来维持生命。

  将近3米高度的巨大体格,宽阔的骨架和健壮的肌肉带来的是超过两百千克的身体。这11名鬼族加起来足有两吨以上的重量,要运送这样的伤员唯一可行的方案就是临时拼凑出来一辆大型马车,再在内里设置好双层床铺,让她们躺入。

  两吨多重的载重或许还要再加上护理人员和药品,从龙之介那边得来的里加尔驮马四匹一起算是拉得动。但对于车轮车轴以及路面却有相当高的要求,显然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拿出来的。

  与三头犬模样的怪物一战让他们马车尽毁,为了轻装上阵可以回收的车轴一类也不得不忍痛抛弃。但那时候他们也预料不到会再有这样的需求,如今再跨越500公里路回去找显然也是不可能的,只能动脑筋思考,从现有的东西下手。

  所幸贤者注意到本地河流边缘有水车磨坊存在,因为河水杂质较高对木材磨损较为严重的缘故,本地的木匠对车轴车轮经验算是相当丰富,前去打听的老乔回来便说他那边有半成品,给足了钱说是两天便能完工。

  这算是大幸,因为时间正是他们最缺乏的东西。

  此外再加上宽三米半长四米半再架到两米半高的马车车体,临时赶工做出来这样的东西本来对于一介小镇木匠而言是足以令他面露难色的,在给了足够多的钱以后,他招呼着亲戚朋友邻居街坊共上阵,打着包票会尽快完工。

  成品框架在确定结盟的第三天一早便完成了,因为只是体积比较大各部位都是标准件拼接,而且一行人对于细节精修与雕刻没有任何要求,只要坚固即可。

  乍看之下相当庞大的马车需要三排六个车轮才能承担压力,为了避免过长的车身转向不便,在亨利的指点下前半截两个轮子巧妙地设计了一个垂直的枢轴,与前方马匹的牵引杆相连,这样前轮可以独立转动,增加一些灵活性。

  这种方法在里加尔也不算多见,因为如此庞大的马车算是相当稀有的,只是对于历经漫长旅程的贤者而言,再稀有的东西他也仍算是经历过了。

  但如此庞大的空间在摆上双层床铺以后却立刻就变得狭窄了起来,等到伤员全都躺进去,里边会窄得护理人员只能贴着篷布小心翼翼地行动。

  四米半的长度摆了两张加宽的双层床,平均下来每名鬼族只有不到一米的宽度可以躺着。因为足有十一人,第二层躺的人数较少一些,但多余的空间包括床底下的都打算用来放相关物资。

  巫女们对于移动中的安全问题颇有担忧——主要是没有知觉的鬼族躺在硕大的马车上是极易得手的目标,而篷布显然难以抵挡箭矢。

  但加上硬质车体外壳不光会增加工时,还会增加全车的重量,万一车轴车轮或者拉车的马匹不堪重负,他们连行动都不可能。

  因为制作马车是第一次的缘故,村里的木匠还用现有独轮车先做了个小型的二轮实验品,鸣海在与亨利沟通探讨过后决定把它也买下来,有特殊用途。如此再加上一台两匹马牵引的四轮马车承载受伤的巫女以及一些较为体弱的人员与物资,便构成了他们今后前进的代步工具。

  在把村里木匠的所有存料都压榨干净甚至让他们熬夜连续加工到苦不堪言,又给了一笔钱作为补偿过后,亨利一行人又跑去找了一下铁匠。

  贤者一来就想要让对方做一些马车的加固件和护盾之类的用品,但对于这种小村子里做点儿农具钉子的铁匠而言,他的要求只是让对方眉头越皱越紧。

  “这位南蛮的大老爷,即便俺想,这材料——”新月洲是相当缺铁矿的,对于铁匠而言金属是需要长时间慢慢累积的,他一下子要求太多,对方便在第一步获取材料这里就犯了难。

  但所幸贤者对此早有准备。

  鬼族们战损的盔甲有一部分尚且能修,另一些可以把其他部件例如肩甲等次要部位拆下来填补胸甲和头盔等重点。而损坏的太严重无法修复的,就成为了此次制作的材料。

  但比这更重要的,是里加尔式重型马车的减震钢部分——这块由钢材制作的拱形材料起到在车轴和车身之间缓冲的作用,不光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路途颠簸,还能避免车身直接压在车轴上造成的过大压力,变相增强载重能力。

  而做这个的材料。

  是从铂拉西亚剑客那边获得的佩剑。

  优质的奥托洛钢材只要小心加热重新塑形便可以勉强达成他们所需的目的,新月洲更加缺少的原材料好处在于工匠用起来会更加谨慎小心,因此月之国的铁匠平均敬业水平可以说比里加尔要高不少。当然,缺乏原材料也使得他们大部分操作经验会相对少一些。

  贤者没有给谨慎又小心的铁匠添加太多的压力,但东西仍旧算是可以及时完成的。因为他给了对于铁匠而言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剩余的高品质原材料可以任由对方自己处理。

  几乎没有真正的工匠会拒绝这种酬劳。

  准备工作如火如荼,他们这一行人的到来在这短短数天内给整个小村带来了活力,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着他们制作的东西和给予的金钱。

  而这样的热度自然不可能逃过当地领主的注意。

  在准备工作进行到第5天,大部分都已经做好,一行人已在思考如何在避免二次伤害撕裂伤口的情况下把伤员们搬上马车时。

  不速之客来访了。

  原先被注入了活力热热闹闹的小村子因为掌权华族的到来忽然安静了,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许多人都闭门不出起来。

  米拉皱着眉头,一个领主如此受领民惧怕即便在阶级严苛的月之国她都是第一次见。

  但接着她便明白了原因。

  50名足轻与20名武士还有9名随从,他们是全副武装耀武扬威地进来的。

  为首的武士穿着一身精致但并不过度装饰的护甲,他腰上挂着上好的刀,所有系带都紧固且合身,然后摘下头盔递给旁边随从的动作也熟练无比。

  尽管大部分直辖州武士仍旧有经受传统训练,但这位显然是其中的武斗派,更接近‘老古董’的藩地武士们的做法。

  但是。

  有必要把这幅德行在领民面前摆出来么?

  “藩夷,南蛮。”一眼瞧见了在做准备工作的青田家一行和亨利几人,这个年轻的华族抽动着鼻翼露出不屑的神情。

  “不速之客到了鄙人的领地,却不知上门拜访,是你们来的地方不存在基础礼仪这种东西么。”他态度十分冷硬,而身后听闻动静的大巫女此时走了出来。

  “他们是我的客人,情况紧急,还请直实大人见谅。”大巫女如是解释着,而名为直实的年青华族满不在意地开口:“可。如果大巫女阁下这么说的话。”

  他没有显露出足够的敬重,但大巫女也没有跟他计较这种细节,她沉稳地应对:“直实阁下是有什么事吗?若是担心我们在这占用太多资源,我们这就打算起身离开了。”

  她说,但对方摇了摇头:“不,那恐怕有点难办。”

  “当下的处境阁下也是明白的,有些事情不便讲明。”和人特有的暧昧模糊的沟通方式让里加尔一行即便听得懂话语却也一头雾水,但稍微细思了一下,洛安少女反应了过来。

  ——这恐怕就是那个为了封锁消息甚至斩杀了自己领民的武士。

  从他全副武装进村恐吓自己领民的模样来看,这人显然是做得出这种事的。

  “直实阁下想阻挠新京的意志?”大巫女直截了当地搬出了自己的身份作为回击。

  “那自然是不的,鄙人可不像是藩夷的愚昧叛徒。”他话里带刺,较为年青气盛的阿勇等人听了就想冲上去,但被上士三人给按压住了。

  “但鄙人也有自己的考量,为了各位巫女的安全考虑,恐怕现在留在此地接受鄙人的保护,才是上上之策。”

  “更像是拘留。”米拉小声地说着,而饶是大巫女足够沉稳,此时也仍忍不住皱起了眉。

  “那若是我执意要走呢?”她这样回答。

  “以弱女子之躯能走多远,老老实实待在这儿吧。”已经几乎是摆明了的嘲讽,领主直实俯视着她这样说着。

  新月洲的国情之复杂超乎想象,从身份地位上来说大巫女显然是远比他这种地方华族更高贵的,但在贵族家庭之中男性的地位却远高于女性的。

  即便碍着她的身份他不好直接表露鄙夷,字里行间却仍旧会透出一股看人低的味道。

  但直实这人这一系列言行,显然不仅仅是这些社会传统的原因。

  “这家伙,当初照月她们还没昏迷的时候可不敢对大巫女阁下这么说话。”旁边跟着出来的巫女有些咬牙切齿地小声说着。

  在和平的村子里全副武装杀气腾腾地行走;属于大部分都已经对武艺有所生疏的直辖州武士行列却精于武力;再结合他被安排到了一处鸟不拉屎的小村子当统治者。

  这显然是一个麻烦又爱现的刺儿头,上面的人怕他搞些什么问题出来,才丢到了这种边疆小地方。

  他恐怕。

  相当乐于见到济州现如今的处境。

  恐怕内心里放声嘲笑着那些输给了藩地军的武士,对于自己的‘先见之明’‘不懈努力’而无比自豪。甚至于在动用武力斩杀暴民的同时也杀了自己麾下的领民时,都觉得自己很有力量很强大吧。

  所以在鬼族护卫们还苏醒着的时候,他不敢声张。如今确保了那些拥有远超自己武力的战士们陷入昏睡,他便表露出了这样的鄙夷态度。

  假使巫女们的神符还有剩下还能运用神雷或许他都不敢这样。青田家一行的装备水平和人数都弱于直实,正是感觉自己拥有了在力量上的绝对掌控权。

  他膨胀了。

  但更进一步膨胀的,恐怕还有旁人的话语。

  “我想起来了!”一个似乎有些耳熟的男性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

  “沼泽村一战,惨败丢人的家伙!”窜出来的男性学者,是在过去也曾在边境看到过的。

  “坊间有传闻,就是有南蛮人与藩地武者的参与。”

  夸夸其谈纸上谈兵的学者,卿大人。

  “败家之犬,还有脸面出现!”他大声地对着亨利和鸣海等人挥手,因为当初未有交谈,一行人只是路过时听他夸夸其谈享受赞誉,这人今天算是才第一次与一行人碰面。

  或许是觉得己方占据有绝对的优势,他大声地指责着,直到一直沉默的贤者停下了检查车轮的工作,站了起来。

  “嘶——”就像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样,瞧见人高马大的亨利站起来,他一下便息了声。

  “当、当然战斗中遇到的不少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所以——”声音一下子软了起来的学者大人变得支支吾吾。

  “卿阁下不必自谦,正是阁下给予的方案,才能协助鄙人维持村子里的稳定。所以阁下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直实与他一吹一捧,这显然比起当初那些无所事事之人的吹捧更让他受用。

  但洛安少女皱起了眉。

  “等等,封锁消息,是你的主意?”

  “包括动用武力?”她一向是直来直去的性格,因此直接用流利的和人语言反问了出去。

  “这南蛮小妞还挺会说话。”而被直实肯定了的卿满脸自得地回了一句:“正是,详细的边境巡逻计划确保安全无虞。”

  “武力的动用,只能说是不幸。”他说着,直实接着又来了一句:“最少死于鄙人的刀下,他们不会感到任何痛苦。”

  米拉瞥了一眼周围,他在自卖自夸吹捧自己武力高强时似乎便不那么含糊,只是周围领民都因为他们出现躲了起来,不然还封锁个屁的消息,甚至自己杀人的事情都败露了。

  极度自负的蠢蛋,而且是两个,凑在了一起。

  她衡量着要不要冲上去揍一拳,但一只大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米拉抬起头,亨利打了个眼色。

  “不让我们走,是吧。”他用一贯平稳的声音这样说着。

  “正是,留在这里最安全。”卿点着头,抢在直实之前开口。

  “你认为武力高强就是说话的权柄,对吧。”亨利回过头瞥了一眼,在和大巫女对上眼神后,后者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怎么着,你这南蛮人难道自以为高大健壮可以抵御刀剑不成?呵呵。”“锵——”地一声,直实当着众人的面拔出了腰间的佩刀:“这可是扶桑刀匠的制品,品质极为优良!吹毛断发!”

  “啪。”贤者挑了一块趁手的木板,掂量了一下,然后就在众人的围观下向前走出了一步。

  “喂!你这南蛮,你听不懂吗!我说,你想找死——”“嘭——”

  一瞬之间,距离就被拉近了。

  包括鸣海等人在内,没有任何武士看清他这一步的动作。

  而亨利身上的符文甚至都没有亮起。

  “啊——”大巫女捂住了嘴,而其他人也有些呆滞地看着亨利直接一下把直实从马上砸了下来。

  “啪嚓——”华贵的太刀掉落在泥地上,武士们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的主子落了马摔了个七荤八素。

  平平稳稳的木板停留在空气之中一抖不抖,贤者对于距离和力道的精准把控就像是最高级严丝合缝的工艺品。

  他在极短时间内作出了攻击,准确命中,甚至还准确留手。

  对方流着鼻血摔下了马,头晕脑胀,脸颊肿起,但不致命。

  “你你你你你可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卿的手抖得像癫痫发作一样指着他。

  “抱歉,我听不懂你们的语言。”亨利用字正腔圆的和人语言这样回答。

  “我还要做出发准备,所以。”

  “一起上吧。”他略过了足轻,看向了剩下的那十几名武士。

第587章 聪明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