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幻境之南·悬空之北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瞰想记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斯塔特这人在上大学以后逐渐养成个怪癖,凡是他认为干扰到自己正常生活规律的事情,他都会用莫斯密码给记录下来。在他看来,一方面这是以自己极富个性的方式对被打扰心情不爽的一种发泄,另一方面,他相信自己这个癖好绝对不是独创,用这个方式肯定能搜索到一些和他志趣相投的同路人。

  于是今天当维娅问起“幻境”的次数,他翻出手机,点了几下以后,给维娅递过去。

  “喏,这是我记录的每次‘幻境’的情况。”

  维娅接过去,看到屏幕上用星号和圆圈两种符号排列出若干行古怪的顺序,不解地问道:“你这是……”

  “你猜猜看,我这些乱七八糟的符号代表着什么。”斯塔特一脸坏笑地看着维娅。

  维娅表情没有变化地嘀咕:“莫斯密码嘛,不过你这些措辞……怎么和他说得非常相像?”

  斯塔特惊诧于维娅没有任何思考地就看出这些是莫斯密码了,可她又说自己的措辞和别人的什么东西非常相像?这又是何意?

  “你说的‘他’是谁?”

  “我一个同学的表兄,也住在科学艺术城附近。你住在艺术城南端,他寄住的表妹家是北端……哎?等等……”维娅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南端、北端……幻境之南、悬空之北、灵魂森林、思想灯塔……难道是这样的情况?”

  斯塔特不知道维娅犯了什么神经,兀自闷声嘀咕着,有的是自己用莫斯密码记录下的词句,诸如悬空之北、思想灯塔,有的则是从来没听说过的陌生概念。

  “看样子,有必要各方通一通气了。”维娅看样子是打定了主意,而后和斯塔特说:“走,带你去见见那个同学的表兄,他和你的境遇很相像呢!”

  维娅马不停蹄地联系到了图里奥,并且简单地将斯塔特的事情介绍给他听,图里奥也颇感惊异,于是三人约在科学艺术城中的一处露天观景台见面。

  维娅向两人分别做了介绍,并且让他们把各自的奇异经历彼此分享。

  “这么说来,我的判断是没错的,”斯塔特抚摸着自己下巴说道,“和我一样的人肯定会有,现在果不其然。”

  维娅白了他一眼,“你算了吧!刚才还说是用莫斯密码记录的癖好,真会见人下菜碟!”

  “好好好,不说这些没用的,”斯塔特吐了吐舌头,“同样的时间点、同样的奇异景象……”

  “等等!”图里奥打断他,“时间点是吻合的吗?凌晨四点零六分?”

  “应该是,我没注意准确的时刻,但太阳要升起还没出现的那个时候,咱们肯定都错不了。”

  “相比于时间吻合,我更在意你们两个所记录下来的形容词句……幻境之南、悬空之北、灵魂森林、思想灯塔……简直就是设计好了的对应关系一般。”维娅说到此处,抬头从观景台往北看去,见几栋高楼伫立在科学艺术城边缘,向图里奥问道,“那几栋楼是你表妹的家吗?你现在就住在那里?”

  图里奥张望了一下,点点头说:“没错,就是那里。”

  维娅转头又向南看去,是一片三四层高的公寓楼住宅区,紧邻突利亚河。“恩佐,你现在住在那边的一处公寓里吧?”

  “对,临着河床最近的那一排。”

  “唔——原来有可能是这样……”维娅若有所思地嘟哝着。

  斯塔特和图里奥不知道她是何意,不过看样子又像心中有了些眉目似的。刚想开口细问究竟,维娅突然转换了话题,“不谈这事了,说说我吧。不瞒你们,其实我也有与你们相似的经历与难题,想征求征求你们的想法。”

  “哦?这倒是有趣,”斯塔特饶有兴致地说,“你家不会也有灵异事件发生吧?”

  “‘永远的现在的空间’,你们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两人纷纷摇头,都表示头回听说这个词。

  “这是我梦中得到的一个暗语,而且不止一次收到这个暗语。我曾经也是对这句话摸不着头脑,但一次和某个人不经意的对话中,我受到了启发。你们知道两面镜子相对而立,向每个镜子里面看去,是不是会发现有一个无限延展下去的空间?这就是所谓的‘永远的’;而镜子这东西无一例外地只能反射出当下的你,这就是所谓的‘现在的’,明白了吗?”

  两人皱着眉,都表示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这么没头没脑地给了这么个概念,又很抽象地解释,我们还是很难理解。”斯塔特说。

  维娅叹了口气,耐下心来将自己在家中得到自转方舟的指引,还有阁楼二层房间的改造计划,就连祖母在幻视中见到墓碑上的铭文也一口气讲了一遍。

  “这下你们该明白了吧?”

  两人边听边仔细思考着,努力消化这些非常晦涩难懂的概念。

  “那这么说,我们三个……还有你祖母其实都属于经历酷似的同一类人?”图里奥大概明白了其中含义。

  维娅点点头,“我现在遇到的问题是,阁楼二层的光源该如何解决。”

  “你光口头形容,我们也没有个概念,能否去你家阁楼实地勘察一番?”斯塔特问。

  维娅毫没犹豫:“当然没问题,我双手欢迎!”

  只是今日天色已晚,三人约好周末再去维娅家会面。

  当晚,维娅再次收到那个叫索尔多的邮件。邮件中说,他下周会去巴塞罗那,那里有份工作等他去面试。希望维娅下周末能去巴塞罗那和他会面。

  维娅既生气,又好笑。回邮件问索尔多自己去巴塞罗那和他会面的理由,索尔多只回了一句话:我和一位与你久违了的朋友会一起在巴塞罗那等你,她是你的米罗之友。

  维娅一看,登时心中一动——是卡莱?我在汉堡时的私人绘画老师?这个索尔多怎么会和她在一起?

  当即回复:一言为定,我会按时到达。

  当这周末斯塔特和图里奥按照维娅给他们的地址找到祖母老宅的时候,维娅正和祖母在客厅争吵。

  “如果拿那个当做您离开的标签,那我宁可把它拆毁!”维娅吼道。

  “可我当初已经和你说好的,工程完成后我就会去……”祖母也提高嗓音说。

  “你去!你去!和我父亲、我妈妈、我祖父一样!都去吧!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成不?”

  两人在门外清楚地听到屋子里维娅略带着哭腔的吼声,斯塔特大致了解维娅在汉堡那九年的灰暗经历,她太孤单了,可能屋子里另外一位亲人也要离开她吧。

  图里奥没有这概念,虽然听到了屋里的对话,但也没想太多,上前敲门。

  屋子里的争吵声停下来,很快门开了,维娅笑盈盈地出现在两人面前。“你们来了?请进吧。”

  “刚才……你没事吧?”图里奥问道。斯塔特背后碰了他一下,意思是让他别乱说话。

  “噢,没事,刚才无非是些家庭琐事。”说着将两人让进客厅,向他们介绍,“这是我的祖母。祖母,这两个是我在学校认识的朋友。”

  祖母坐在木椅上冲两人欠欠身,算是打了招呼,斯塔特和图里奥赶忙也向祖母行了礼。

  “走,和我去楼上吧。”维娅不再继续与祖母争吵,也没多废话,找了个手电筒,直接将两人领到二楼。

  “你祖母……真的没事吗?”斯塔特边走边犹豫着小声对维娅说。

  维娅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没做回答,随后用钥匙打开阁楼二层的门,将他们两人让了进去。

  “我的天!真是个奇幻空间!不得了!”等维娅打开手电,图里奥看到眼前屋子的全景惊叹道。

  “这也就是你说的‘永远的现在的空间’?”斯塔特随着手电四下环顾着。

  “只差一样东西——”维娅说。

  “是什么?”图里奥问。

  “你是说没有光源是吧?”斯塔特反问道。

  维娅点点头,“建造这样一个‘永远的现在的空间’,这是我去世祖父留给我的遗物中向我发出的指示,我直到如今也不明白其中的含义,但我知道,我必须要建造出这个空间……”

  “你祖父的遗物?是这个吗?”图里奥指着手电光闪过的一处问。

  维娅将光束固定,镜子地面上放着一个像航船模型一样的东西,是自转方舟。它不是在卧室的床头放着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没有别的可能,除了祖母所为。

  “这东西叫自转方舟,是我外公给我母亲的陪嫁,传说是辅佐阿方索八世的一位女术士班默创造的一件古董,我幼年拿它当做最喜欢的玩具。在我的梦中也是这东西指引给我所谓‘永远的现在的空间’。”

  斯塔特走过去小心翼翼地将自转方舟捡起来,仔细端详着。

  “先别去研究它了,还是讨论讨论光源的问题吧。”维娅走上前想要回斯塔特手中的自转方舟。

  斯塔特好像若有所悟地看着自转方舟,然后慢悠悠走回门边,仰头看了看房间顶上平铺着的宽大镜面,左手指着那里喃喃说道:“幻境之南、悬空之北,就是指的那个位置。”

  维娅和图里奥按照他所指位置看去,是距离门前不远的正上方。

  “你是说光源应该在的位置就是那里?”维娅问。

  “这是自转方舟给我的启发,我和图里奥各自发现的奇景,最终会应用在你的‘永远的现在的空间’中,也就是光源最正确的位置。那里——就是幻境之南、悬空之北。”

  维娅恍然大悟,所谓“幻境之南”,就是这个房间靠南的门前,而“悬空之北”是指老宅尖顶构造中最高的一根横棱,两者的焦点位置。

  “你看,自转方舟上这个箭头的指向,阴差阳错地恰好指着屋门,我便是以这一指引得到的灵感。”

  “那就在这里挂一盏吸顶灯。”图里奥说。

  “你刚才说起这个自转方舟是班默所造,我倒对这个班默略知一二,她是阿方索八世最仰仗的魔法师,而且据说国际象棋中的王后一子,后来的改造方案也是受到了班默的影响。所以我建议这里挂一盏国际象棋王后形状的吸顶灯,如何?”斯塔特补充说。

  维娅觉得这是个好提议,只是真正安装以后的效果如何,还需要检验。

  正当三人在屋子里讨论着王后形状吸顶灯的设计时,楼下传来祖母的喊声:“克里斯蒂娜,有你的朋友来找你了!”

第十一章 幻境之南·悬空之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